百万发平台-高温下的铁路人:50℃+60℃+70℃=26℃

百万发平台-高温下的铁路人:50℃+60℃+70℃=26℃

中新网广州8月6日电 题:高温下的铁路人:50℃+60℃+70℃=26℃

作者 黎磊 吴石 郭军

8月的羊城,酷热难耐,气温一度高达35℃,在户外走个几步便是全身湿透。但在广铁集团广州车辆段的车间内,有这么一群车辆人,他们攀车顶,钻股道,巡车厢,在烈日的“炎”峻“烤”验下,挥汗如雨的进行着车辆检修作业,默默守护着列车安全。对他们来说,8月的温度是50℃、60℃、70℃。

50℃,是柴油发电车机组长时间运转后的机房。发电车班的李育彬和工友们正紧锣密鼓地往车上搬运材料和工具,一同搬运上车的还有几大箱矿泉水。近50℃的高温下,即便什么事都不做,光是站在那里,几分钟内也是浑身湿透。柴油发电车负责全列电气设备供电,若是保养耗时过长,将影响后续列车空调、电气设备的试验检查。李育彬和工友们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三台柴油发电机组的保养。他们需要更换150L柴油机润滑油以及不同规格的燃油滤清、机油滤清等18个。除此以外还需要对油路、水路、发电机进行反复排查和试验,确保设备技术状态良好。

50℃的高温作业就像是一场超级桑拿,汗水顺着衣服、裤脚不断往下滴,李育彬不时拿出矿泉水,大口大口地往下灌。“这种大瓶的矿泉水,要喝两瓶才舒服。”他告诉记者,“我们发电车班一个检修作业下来,要喝掉3-4箱水。”

60℃,是列车制动盘传来的热浪。检日班的刘文杰把脸凑得很近,专心致志地盯着制动机,仔细检查,不时用检车锤轻点零部件,敲击的声音和手感,是他判断部件状态的重要依据。升腾的热浪把他的脸烤的发红,豆大得汗珠止不住地滑落,一会脚下就是一大片湿迹。“必须要凑得够近才能把最细微的问题都检查清楚。”他一边猫着腰对列车状态进行检查,一边告诉记者,“闸片偏磨几毫米,就会影响行车安全,这可马虎不得。”每一列车刘文杰都要在地沟里、列车下来回行走5-6趟,步行上万步才能把检查和试验项目全部完成。

炎热的夏日里,检日班还有许多和刘文杰一样的检车员们坚守在岗位上,他们每天都在烈日下来回奔忙,步行近十公里。地沟里闷热潮湿,刚入库的列车似乎还带着运行了一整天的火气,扑面而来的热浪反复蒸干汗水,在工作服上留下一圈圈白色的盐渍。烈日毒辣,往年的老师傅们常晒得手臂通红、脱皮,直到近些年,检日班的年轻人发现冰袖能有效防止晒伤,于是冰袖也成了老师傅的标配。而刘文杰等年轻人也学会了检日班老师傅们喝热茶的习惯,对于长时间户外高温环境下作业的检车员们来说,温热的茶水下肚比起冰镇的汽水更能消暑解渴。

70℃,是暴晒一整日后的列车顶棚。库日班的骆春良穿着厚厚的工作皮鞋,依然能清晰感受到鞋底传来烫脚的温度。顶棚太烫没办法坐,骆春良就半蹲着,用万用表一个个触点测量,由于戴着手套手指不够灵活,为尽快修复故障,确保列车能够按时出库发车,他摘掉手套任由手指烫的通红,却一点没有减慢作业进度。

夏季高温炎热,列车空调机组运行情况不仅直接影响旅客乘车体验,更与列车运行安全息息相关,旅客列车空调制冷功率约相当于四十台家用空调,无论是因短路或是线路老化等原因诱发电气火灾或漏电,都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,库日班的检修员们对待空调故障总要打起十二分精神。拧好列车空调不锈钢盖板的最后一颗螺丝,处理完故障,骆春良身上的安全绳都浸透了汗水,他缓了缓,歇了一会,才慢慢的站起来。“高温高空作业体力、精力消耗大,久蹲过后最好不要立刻站起,防止供血不足晕倒。”刘普宁说,“这都是一代代库日班的前辈传下来的宝贵经验,也是我们车辆人都会注意的安全细节。”

刺眼的阳光下,一个又一个像李育彬、刘文杰和骆春良一样的车辆人,正在挥汗如雨却又一丝不苟地完成他们的检车作业,或许久居岭南的人,总能习惯30多摄氏度的天气,但广铁车辆人却用50℃、60℃、70℃的坚守,保障着列车安全,给乘客带去26℃的舒适体验。(完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